SPG Ratings China /insights/articles/2018-10-18-deleveraging-and-supporting-entities-two-shoulders-of-the-chinese-banking-industry content esgSubNav
评级报告

去杠杆、撑实体:中国银行业两副重担一肩挑

消费市场:短期复苏可期,长期企稳仍看预期

2023年主要金融行业信用展望

在信用周期下行阶段,国内银行混合资本债显现出更加明显的股权属性 | 混合资本债股权属性的显现有利于银行个体信用质量

Land Transfers Under Pressure: Zhejiang and Jiangsu LGFV Deep Dive


去杠杆、撑实体:中国银行业两副重担一肩挑

总结

 我们预计中国将继续推进“金融去杠杆”,以遏制银行过度依赖同业和通过影子银行系统的融资行为。

 金融去杠杆给部分中小银行带来融资和资本压力,但大型银行具备有利条件,将担负起为重点经济领域提供信贷支持的任务。

 我们认为,在经济不确定性上升的背景下,中国将保持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以促进信贷增长,同时缓解金融去杠杆带来的压力。

 同业和影子银行领域的严监管对部分中小型银行影响较大,银行业信用进一步分化。

 部分中小型银行可能转向高风险业务以应对融资成本上升,但是该类银行的扩张亦受融资或资本因素的限制。

 我们预计银行将发行更多资本工具以缓解资本压力、期限错配和债务再融资负担。然而,以合理成本募集到资本在当前市况下可能颇具挑战,小型银行尤其如此。

中国银行业正面临极为艰巨的任务。在中国,银行业作为占据主导地位的金融中介,肩负信贷传导为实体经济融资以促进经济增长的任务。与此同时,监管新政规范了银行的同业融资渠道,并要求其降低表外风险。标普全球评级认为,同时践行“去杠杆和撑实体”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任务,需要较为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和新型融资工具的发行;与此同时,该过程或将导致银行业的信用进一步分化。

中国银行业身处“金融去杠杆”进程中,相关政策旨在约束同业投机业务和整治影子银行活动。与此同时,中国银行业肩负对小微企业和创新行业等重点经济领域提供信贷支持的任务,且还要避开产能过剩行业等限制领域。

我们对中国41家上市商业银行的分析显示,金融去杠杆已导致银行业融资压力上升,资本缓冲空间被压缩。部分中小银行在进行调整以达监管新规要求上存在困难。我们预计,大型银行凭借更强劲的财务状况,未来2年内将在中国经济转型中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们认为,落实去杠杆和撑实体这两个看似矛盾的任务,关键在于提高信贷投放的质效。

41家上市银行

我们此次分析调查了41家中国上市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该41家上市银行占银行业(包括政策性银行)总资产的比重为66.0%,占银行业贷款总额的比重为67.4%,占银行业存款总额的比重为65.9%(见图1)。

该41家上市银行分组如下(见表1):

  • 大型银行(A组)。“五大”商业银行及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该6家大型银行合计占银行业总资产的42.3%。这几家银行在地域足迹和业务范围上相似,网点覆盖全国,但中国邮政储蓄银行在产品多元化方面还在追赶其他几家银行。
  • 全国性银行(B组)。9家上市股份制商业银行,在全国范围内经营,财务信息披露程度较为充分以便进行同业比较分析。截至2017年末,中国共有12家股份制银行,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7.8%。
  • 城市商业银行(C组)。该组仅涵盖已上市的18家城市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中国共有134家城商行,占银行业总资产的12.6%。
  • 农村商业银行(D组)。该组包含8家已上市农村商业银行。截至2017年末,中国共有1,262家农商行,占银行业总资产的约10%。

C组和D组都属于“区域性银行”。两组银行的存款和贷款都呈现地域集中的特点,近些年通过同业业务和债券市场,更多地涉足全国性业务。

41家上市银行包含15家于香港上市(“H股”)的银行,17家于中国内地(“A股”)上市的银行,以及9家同时于两地上市的银行。参见附录获取完整银行名单及主要统计数据。

图1

去杠杆始于资产负债表的负债端
中国金融去杠杆成效显现:银行业的资产增速低于中国名义GDP增速,该趋势始于2017年(为2012年以来首次)并延续至今(见图2)。 这是监管部门遏制同业投机业务和中国货币政策基调从“宽货币”转向“中性偏紧货币”双重作用的结果,货币基调调整旨在降低金融和企业部门的杠杆水平。2018年初的信贷环境大幅收紧,尽管从2018年2季度起出台了微调措施且政策基调放宽至“中性偏宽货币”,但直到目前部分经济领域的信贷环境依然偏紧。我们认为,“中性偏宽货币”体现务实的政策,力图在降低部分经济领域的债务与风险和保持经济稳定增长二者间达成平衡。

一些中小银行更依赖批发融资,因而处于不利境地。金融去杠杆的一个主要目标是防止金融机构利用同业融资套利。过去银行曾利用同业融资渠道实现资产快速扩张。随着监管规则发生变化,该等银行的资产负债表正经历显著调整。我们的分析发现如下基本趋势,那些更依赖批发融资的银行在2017年的资产增速回落幅度通常也最大(见图3)。

参阅完整文章
下载


消费市场:短期复苏可期,长期企稳仍看预期

标普信评认为,2023年在疫情防控政策调整的重大利好影响下,消费相关行业短期内的需求将迎来显著的提升,其中航空、旅游、零售餐饮行业的盈利有望迎来修复,而耐用消费品则受到地产周期影响需求恢复面临一定的挑战。但放眼长期,提振消费内需的基础是居民对于未来经济和收入水平增长的预期转好,而消费者信心的修复以及消费动能的充分释放仍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

我们预计,短期来看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将直接利好旅游、零售餐饮和航空业。疫情防控政策的调整便利了居民的出行和消费,将为旅游、餐饮、航空运输行业企业的基本面改善奠定坚实的基础,并且进一步改善这些企业的现金流表现。但同时需要关注到,由于疫情反复以及旅客出行意愿等不确定因素,消费类行业的信用修复仍需要时间,并且很可能呈现波动回暖的态势。从非典和本次其他国家地区的经验来看,以防控政策调整后居民出行量变化统计,消费需求完全回暖一般需要3-6个月的时间。



2023年主要金融行业信用展望

欢迎点击下方链接下载资料。



在信用周期下行阶段,国内银行混合资本债显现出更加明显的股权属性 | 混合资本债股权属性的显现有利于银行个体信用质量

混合资本工具兼具债权和股权属性。在信用周期的下行阶段,混合资本债的股权属性会更加明显地显现出来;在信用周期的上行阶段,其债权属性往往会更加明显。我们预计未来几年国内不少中小银行会面临资本压力,在此背景下,混合资本债的股权属性会越来越明显地显现出来。股权属性显现的一种表现就是在可赎回日发行人选择不赎回。

我们预计未来两年部分中小银行的资本压力会加大。我们认为,较披露指标,轻度压力情景下的资本充足率能够更加全面地体现银行的资本韧性和资本实力。在我们进行了资本充足性压力测试的175家中资行当中,有1/3的银行可能存在不同程度的资本压力,主要为城农商行。我们预计这些银行发行的混合资本工具在未来几年会体现出明显的股权属性。



Land Transfers Under Pressure: Zhejiang and Jiangsu LGFV Deep Dive

  • In our view, cities in Jiangsu and Zhejiang generally have good support capacity for LGFVs. However, differences in debt and economic and financial strength can lead to uneven support from region to region. Zhenjiang, Lianyungang, Suqian and Yancheng have heavy debt burdens, while Zhoushan's economic strength is relatively weak. For these cities, indicative support capacity lags behind the rest of the region, and is weaker than the national median level.
  • We found that LGFV bond spreads in Jiangsu and Zhejiang are generally lower than the national average level. This is particularly the case in Zhejiang.
  • In our view, cities with heavy debt burdens, high fiscal reliance on land transfer revenue and significant exposures to declining land transfer activity have been hit particularly hard during this stage of the cycle. Such cities are typified by Yancheng, Taizhou, Huai'an and Zhoushan. LGFVs in these cities generally have weaker credit quality, but given low bond spreads, valuation risks should be closely monitored.